我们努力打造
互联网业界新闻资讯权威报导平台

中央财经委会议提促进共同富裕、三次分配,释放了什么信号?

8月17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了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,社会反响热烈。

会议提出,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,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,构建初次分配、再分配、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,加大税收、社保、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,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,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,合理调节高收入,取缔非法收入,形成中间大、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,促进社会公平正义,促进人的全面发展,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标扎实迈进。

充分估计促进共同富裕的难度,具体抓手有哪些

对“促进共同富裕”的强调,是否意味着政策的优先级发生了变化?对于企业和市场又意味着什么?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、研究员杨志勇向澎湃新闻表示,需要全面理解共同富裕,共同富裕是奋斗目标,要分阶段去实现。他指出,在现阶段,要充分估计共同富裕目标实现的难度,要认识到共同富裕目标实现需要一个过程。

“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重要任务是发展生产力,同时不要忘记共同富裕的目标。”杨志勇说道。

北京鼎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原联合信用评级总经理张志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,今年受到严监管两个行业,一个房地产,另一个教培行业,二者都与要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有关。因为高房价和高教育成本都会加剧贫富差距,不利于实现共同富裕。

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表示,本轮针对相关行业的治理更有划时代的新方向:经济治理大方向转向实现社会公平、产业自主和国家安全,其持续时间可能更久,对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影响可能更为深远。

在邢自强看来,中国新阶段的治理重点可能已从发展优先,转为平衡发展安全。这包括,重新平衡企业盈利与劳动者报酬在经济分配中的比例、敦促企业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、维护数据和产业链安全

邢自强表示,促进共同富裕包括三大抓手:转移支付、社会保障、回馈社会。结合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实施方案,潜在的具体措施可能包括五项:1. 长线而言逐步推出房产税、遗产税、资本利得税,调节高收入。2. 设立和经济增长和通胀挂钩的工资调节机制,保障普通劳动者收入分享经济红利;3. 中央政府逐步统筹地方土地出让收入、通过转移支付向欠发展地区和群体倾斜;4. 通过国企改革和划归国企股权给社保,加强低保、住房、教育、医疗等基本社会保障;5. 利用税收优惠和社会荣誉等政策鼓励富裕团体和企业开展捐赠、回馈社会、慈善等。

“三次分配”有何内涵

此次会议上提到的“三次分配”引发了众多关注,有何内涵

学习时报》曾在2020年年初刊载的文章《第三次分配:内涵、特点及政策体系》中称,第三次分配是社会主体自主自愿参与的财富流动。较之于初次分配更关注效率、再分配以强制性来促进整体公平正义,第三次分配体现社会成员的更高精神追求,“在道德、文化、习惯等影响下,社会力量自愿通过民间捐赠、慈善事业、志愿行动等方式济困扶弱的行为,是对再分配的有益补充”。

学习时报》文章称,“第三次”并不是指在时序上一定要发生在初次分配、再分配之后,实践中三者是互相交错并行不悖的;有的志愿劳动与初次分配同时发生,有的捐赠发生在再分配之前而获得税收减免。因此,第三次分配可理解为不同于市场主导和政府主导的“第三类分配”。

内涵上看,初次分配是以市场为主导的要素合作博弈,使要素总体贡献最大化;再分配是政府在公平正义等国家价值导向下的强制性干预;而第三次分配是在向善、为公、乐施等社会价值理念的引导下,在法律政策的鼓励和促进下,由既看得见又看不见、并非由利益驱动或公权力强制、却充满活力的“社会之手”所推动的。

杨志勇分析认为,三次分配是分层次的。初次分配是最基本的,重在提高效率,让劳动和各种要素得到对应的报酬。初次分配主要是市场机制分配,所存在的问题要通过再分配来解决。再分配的方式有税收、社会保障、转移支付(政府对家庭和个人的补助)等,政府通过改善公共服务,也能促进再分配的公平。教育、医疗、住房、养老等领域的公共服务改善,可以增加个人(家庭)的可支配收入。而第三次分配是补充性的,慈善性捐赠就是第三次分配的重要方式。

杨志勇表示第三次分配还需要一些制度支持,第三次分配往往通过非营利性组织,社会应该有鼓励成立相关盈利性组织的措施。此外,第三次分配是自愿的,但只要做好,社会就有捐赠的良好氛围,共同富裕的目标就更容易实现

杨志勇指出,当前税收制度要更加注意提高直接税收入比重,让直接税在调节个人收入和财产差距中发挥作用。社会保障制度要需要进一步完善,让养老、就业、医疗等都有更充分的保障。

邢自强预计,经济利益的分配更多转向普通劳动者,企业和资本盈利占经济的比例可能会逐步下降;从行业角度看,那些导致收入差距扩大、社会焦虑加剧、环境污染加重,以及有数据安全风险的行业和商业模式,或将在今后数年受到进一步约束。针对科技企业、平台经济以及房地产的监管或将持续。相反,与国家战略方向一致的行业,如国产大众消费品牌、硬件科技自主化、网络安全创新药、职业培训、新能源产业等仍将获得政策支持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第一资讯站 » 中央财经委会议提促进共同富裕、三次分配,释放了什么信号?
'); })(); 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