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阿贾克斯,德国制造

文/朱渊 (Keys to Football足球教育合伙人)

1.   

互联网时代的一大特征在于:我可以像任何人,任何人也可以像我。足球身处其中,同样无法免俗。

比如在本世纪的某个时间点上,荷兰成了德国,德国也成了荷兰。原本粗野的这边竟开始踢起漂亮的进攻足球,尽管有时胜率大不如前;原先优雅的那边竟开始施展拳脚,用习得不久的简单粗暴在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上大放异彩。

这很正常,好邻居有时就会相互窃取对方的好思路。2000年左右,荷兰足球走在正规,德国人开始窃取荷兰人的思路;10年后,荷兰人创意枯竭、固步自封,只好从德国那边获取灵感。

阿贾克斯,德国制造

今天凌晨,阿贾克斯3球血洗巴伦西亚,远射、倒三角和直传前插,3粒进球粒粒精彩,目前他们两战全胜(首轮3-0里尔)高居H组首位。上赛季,阿贾克斯已经用令人陶醉的攻势足球先后征服了皇马和尤文图斯,距离淘汰热刺也仅一步之遥,强队本色尽显。

不免有观察家大打感情牌,将这支青年军的崛起与克鲁伊夫在天之灵扯上关联。但事实恰恰相反,这支球队的成功源泉来自对克鲁伊夫主义的适时挣脱,以及他们的邻居――德国。

1995年前,你能想象,就连贝尔格莱德红星和布加勒斯特星也能拿欧冠吗?该年颁布的博斯曼法案打开了小国球员们脚上的镣铐,从此所谓的“劳工力自由流动”就成了西欧大国垄断优质资源的大富翁游戏。所以其实,博斯曼法案伤害最深的就是荷兰这样的欧洲小国:阿贾克斯去年收入9200万欧元,仅为皇马的1/8。

荷兰国家队连去年的俄罗斯世界杯都没能晋级,却在去年年底和阿贾克斯同时意外崛起。那么问题来了: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

2.   

从现实出发,每一个成功的足球故事背后,都是金钱在默默推动。长久以来,阿贾克斯俱乐部的运营方针广为人知:培养青训球员,继而高价卖给大俱乐部。小本经营的阿姆斯特丹人一直手攥现钞,拒绝开销。2011年回归阿贾克斯,并主导一场“天鹅绒革命”的荷兰足球教父约翰-克鲁伊夫就是一位节俭的阿姆斯特丹人。他阻止俱乐部花钱,理由是:“我从没见过,一捆钱什么时候能进个球。”

在对逝者报以尊重的同时,不得不说,这观点简直愚蠢透顶――有了这一捆钱,你其实能购入一位能进球的球员。不幸的是,克圣之言即为圣旨,球队上下不得不从。俱乐部技术总监马克-奥维马斯,在克鲁伊夫任期内赢得了“马克-净赚”的外号,他将俱乐部荷包看管得比银行还严。

去年欧冠淘汰尤文后,阿贾克斯总经理范德萨和技术总监奥维马斯庆祝,巴萨名宿还表演了“肚皮滑行”
去年欧冠淘汰尤文后,阿贾克斯总经理范德萨和技术总监奥维马斯庆祝,巴萨旧将还表演了“肚皮滑行”

这位前世界级边锋坚决认定:花大钱只会破坏俱乐部一贯的形象,有百害而无一益。因此尽管俱乐部账户上有预算,奥维马斯几年来也只坚持淘些便宜货。对了,他还从美国体育学会了工资帽那套,将俱乐部的工资上限设为年薪100万欧元。在欧洲自由足球市场中,阿贾克斯的一线队球员就像是一群刚从大学毕业收入低廉、任人宰割的应届毕业生。

情况直到2016年8月24日才有所松动。原因是,阿贾克斯在欧冠资格赛中竟被名不见经传的俄超球队罗斯托夫4-1草割。6天后,迫于多方压力,“马克-净赚”从牙缝里挤出了1100万欧元,从特温特购置了摩洛哥前腰哈基姆-齐耶赫。自觉有辱家风的奥维马斯在签约仪式前几小时,还在跟记者抱怨:阿贾克斯其实压根不需要这个球员。

阿贾克斯,德国制造

阿贾克斯,德国制造

转载至:https://sports.163.com/19/1003/07/EQI26GSC00058781.html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第一资讯站 » 阿贾克斯,德国制造
分享到: 更多 (0)
'); })();